期刊杂志社官网-学术论文发表、职称论文发表投稿-学术派期刊网,咨询电话400-811-9516
位置:首页 >学术论文>医学论文

功能性消化不良与情志因素中医

发布时间:2021-06-28 10:30 所属分类:医学论文 浏览次数:1270次 加入收藏
TAG标签:

关键词:论文发表,期刊投稿,期刊论文发表,医学论文发表


功能性消化不良属于功能性胃肠病的范畴,也是常见的身心疾病。随着人们生活压力的不断增加,该病发病率逐年升高,精神心理因素与该病发病密切相关。该文结合有关文献,探讨功能性消化不良与情志因素的相关性。

【关键词】功能性消化不良;情志因素;中医


  功能性消化不良(functionaldyspepsia,FD)是指病程超过6个月,近3个月有上腹疼痛或烧灼感、餐后饱胀感、早饱感等症状,且未发现能够解释其临床症状的结构组织异常或生化异常的疾病。该病是典型的身心疾病,全球发病率为5%~11%[1]。目前FD的发病机制尚未得到完全统一,但随着临床研究的不断深入,众多学者认识到胃肠动力障碍、内脏高敏感、胃酸、幽门螺杆菌(HP)感染、精神心理因素等参与其发病,其中精神心理因素与其密切相关。该病易受社会环境、不良生活事件及个性特征的影响[2]。有研究发现,不明原因的消化不良患者精神疾患的发生率较高,其中有80%的FD患者存在精神异常[3]。临床上FD患者精神心理异常以焦虑、抑郁较为多见,有学者观察172例FD患者的焦虑和抑郁情况,结果发现伴有焦虑的FD发生率为27.9%,伴有抑郁的FD发生率为48.3%[4-5]。本文结合有关文献,探讨功能性消化不良与情志因素的相关性,现综述如下。


  1FD与情志因素联系的理论基础


  FD属中医“胃脘痛”“痞满”“嘈杂”等范畴。中医认为,情志因素在脾胃病的发生、发展、变化的过程中占据重要地位,这一点在很多古代医籍中都有论述。如《寿世保元•气郁》言:“治男子、妇人一切气不和,多因忧愁思虑,怒气伤神……使抑郁之气留滞不散……致心胸痞闷,胁肋虚张,噎塞不通,噫气吞酸,呕哕恶心……饮食减少,日渐羸瘦。”说明情志不遂会扰乱人体正常气机,影响脾胃运化,从而引发一系列消化不良的症状。李杲在《脾胃论》中也说明了情志刺激对脾胃病的影响,如“因喜怒忧恐,损耗元气,资助心火,火与元气不两立,火胜则乘其土位,此所以病也”,指出情志过极会损伤脾胃之气,从而导致脾胃病发生。《景岳全书•痞满》言:“怒气暴伤,肝气未平而痞。”情志失调,暴怒伤肝,肝气郁结,侵犯脾土,脾运失常,升降失司,致胃气停滞于中焦而成痞满。


  2FD与情志因素联系的病因病机分析


  古代中医学者对FD的病因病机未形成统一的认识,但多数医家认为该病的发生主要与感受外邪、饮食不节、情志不遂、劳倦过度等相关,其中情志不遂最为常见。该病病位主要在胃,涉及心、肝、脾三脏,《素问•五行运大论》记载“喜伤心”“怒伤肝”“思伤脾”,认识到情志因素的异常可直接损伤心、肝、脾等脏腑,所以这三者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素问•灵兰秘典论》谓:“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心藏神,主神志,即心可调控人的思维、意识、情志等精神活动,协调各脏腑功能。心在志为喜,适度喜乐能够使心气调畅,营卫和调,对心主血脉的功能有利,但喜乐过极会使心气涣散不收,影响心神活动,致使心绪不宁、精神难以集中,甚至精神失常。另外,心为神明之主,过喜能使心神受伤,其他五志过度同样也会影响心神活动,正如张景岳在《类经》所言:“情志之伤,虽五脏各有所属,然求其所由,则无不从心而发。”五脏的病变是互相影响的。从五行相生关系方面分析,心属火为母,脾属土为主,母病及子,故心病易传脾,从而出现胃脘胀满、食欲不振、心悸、面色萎黄等心脾两虚的表现。肝主疏泄,具有疏通气机、调畅气血的作用,能够促进和协调脾胃运化功能,使脾胃之气的升降运动稳定有序。肝气畅达,气血运行和顺,精神愉悦,情志活动正常。若肝疏泄不及,气机不畅,则出现郁闷寡欢、多疑善虑、嗳气、叹息等症状;若疏泄太过,气机逆乱,则出现易怒烦躁、亢奋激动、妄言失志等症状。肝在志为怒,怒志是人体在受到外界因素刺激时产生的一种情感变化,一定限度内的感情宣泄能够维持机体正常的生理、心理平衡,但怒志太过或郁怒不解会对机体造成不良的刺激。怒伤肝,可影响肝的疏泄功能,导致脾胃升降失常,若肝气乘脾,故又可影响脾气升清,则出现头晕、腹胀、便溏症状;若肝气犯胃,影响胃气降浊,则出现脘胀纳呆、嗳气、呕吐症状。另外,从五行生克关系方面分析,肝属木,脾属土,情志抑郁,木气郁结,失于疏泄,木不疏土,导致木旺乘土,影响脾胃的运化功能,可出现脘腹胀痛、胸胁苦满、嗳腐吞酸、不思饮食等症状。正如《医学求是》言:“木郁不达,风木冲击而贼脾土,则痛于脐下。”《素问•六节藏象论》云:“气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脾主运化,脾在胃的配合下将饮食物转变为精微物质,并将其吸收、运送到全身各处。实邪内阻困脾或脾胃虚弱,脾胃健运失司,可影响消化和吸收功能,出现腹胀、食欲减退、倦怠乏力等症状。脾在志为思,思是人体意识思维活动的一种状态。一般情况下,正常的思考是认识事物、处理问题所必需的,不会对人体产生不良刺激,但思虑太过或谋虑不当,会使脾胃之气停滞于中焦,壅滞不行,脾运不健,水谷不化,可出现胃脘胀满、痞结疼痛、胃纳呆滞等症状。《灵枢•本神》言:“愁忧者,气闭塞而不行。”思虑过度,甚至空有幻想,使得脾胃气机阻滞,脾胃功能失常,健运失职,进而妨碍肝的疏泄功能,即“土侮木”,而肝病可以传脾,即“木乘土”,又可反过来加重脾胃病的症状,出现食欲下降、脘腹胀闷、嗳气、呃逆等症状,也就是“土壅木郁”。现代中医学者也认识到FD的发生与心、肝、脾、胃等脏腑关系密切。张照兰认为,FD的基本病位在胃,与肝、脾的关系密切,病机总属肝脾失调,基本病机特点以肝郁气滞为本,脾胃升降失常为标[6]。丁霞认为,情志失调是FD发病与复发的主要原因,情志因素与肝脏的疏泄失常密切相关,故临证可从肝论治,调肝以畅情志[7]。熊文生认为,FD病位在胃,涉及肝、脾,因情志不畅出现的FD,必须通过疏肝来恢复脾胃的运化功能[8]。罗宏伟认为,FD的病位在胃,与肝密切相关,主要病机为情志抑郁,肝气不畅,木郁乘土,脾胃升降失调[9]。王晶[10]认为,部分FD患者伴有焦虑、抑郁症状,肝气郁结日久可乘脾土,应重视肝对脾胃疾病的影响,对于FD伴有情志异常主张从心、脾、肝三脏入手治疗。


  3治疗方面


  目前,西医治疗FD尚未发现明确的特效方案,临床上通常以促进胃肠动力、抑酸护胃、抗HP、助消化等对症治疗为主,对于伴有情志异常的FD患者给予适当的精神心理治疗,包括心理干预治疗和抗焦虑、抑郁药物治疗。西医在该病治疗上方法较为局限,药物作用靶点单一,治疗效果不确切,病情易复发,且药物不良反应较大,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中医学者对FD的治疗有各自的观点,但都基于辨证论治的基础上,临床上常见的治疗方法包括内服经方、自拟方、中成药等,经过临床验证具有良好的疗效,体现了中医药治疗的独特优势[11-14]。FD以情志不遂为常见病因,故治疗FD可以考虑从调畅情志方面入手。王晶[10]采用枳实消痞丸联合黄芪建中汤治疗伴焦虑状态的FD患者(脾虚气滞证),发现该法能有效改善焦虑状态,提高患者生活质量,临床疗效显著。何玲等[15]选择加味四逆散治疗伴有焦虑/抑郁状态的餐后不适综合征患者,结果发现该法在改善临床症状和焦虑/抑郁状态等方面优于单纯用莫沙必利治疗。李晓瑛等[16]采用丹栀逍遥散合四磨汤治疗肝郁化火、脾虚气滞型FD伴焦虑抑郁患者,结果显示该法可改善临床状态,缓解焦虑、抑郁症状,提高胃排空率。祁正亮等[17]在西药常规治疗基础上给予欣胃汤加减治疗FD,结果显示该法可改善消化道症状,缓解焦虑、抑郁状态,且不良反应发生率低。


  4小结


  综上可见,FD发病与情志因素密切相关,临床医生在诊疗的过程中应多注意患者情志的变化,重视对患者的健康教育,帮助患者调整心态,正确认识并科学应对FD,提高患者战胜该病、克服情志障碍的自信心,引导患者进行身心调养。中医药治疗FD具有方法多样、疗效佳、不良反应少、复发率低、明显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等优点,具有独特的治疗优势,但仍存在一些不足之处:①各医家对FD的认识不一,对该病的病因病机、辨证分型未达到统一,难以建立规范、合理的治疗方案。②中医的辨证论治具有比较大的主观性,医者多根据自身的临床经验,缺少统一的量化标准。③疗效的评定多受患者的主观感受所影响,缺少客观评定标准。④目前临床研究所报道的病例数较少,缺少说服性,仍需要大量的病例数据积累。因此,临床今后需进一步加强研究,争取早日拟定FD的中医诊断标准和疗效评定标准,以便中医药更好地服务临床,发挥中医治疗特色。


  作者:林如琦 林晴 王文荣


本站在期刊投稿行业10余年,200000稿件作者放心的选择,1000多家省级、国家级、核心杂志社长期合作。省级、国家级、核心杂志社长期合作。24小时服务电话:400-811-9516


本文章来源于知网、维普、万方、龙源、中国期刊网等检索数据库。本文献已经发表见刊,版权属于原作者和检索平台,如需删除请联系本站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