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杂志社官网-学术论文发表、职称论文发表投稿-学术派期刊网,咨询电话400-811-9516
位置:首页 >学术论文>农业论文

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发展问题分析

发布时间:2021-03-29 11:03 所属分类:农业论文 浏览次数:1052次 加入收藏
TAG标签:

关键词:论文发表,期刊论文,职称论文,农业论文发表


本站在期刊投稿行业10余年,200000稿件作者放心的选择,1000多家省级、国家级、核心杂志社长期合作。省级、国家级、核心杂志社长期合作。24小时服务电话:400-811-9516


摘要:家庭农场具有强大的适应性和蓬勃的生命力,为土地适度规模经营做出一定贡献。文中通过实地调研及鞍山市农委相关数据分析,总结了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发展现状,并针对现状提出了对策建议,以提高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发展水平,促进当地经济发展。


关键词: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发展问题;对策;现代化


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加快发展现代农业,进一步增强农村发展活力的若干意见》中不仅将家庭农场作为与专业大户、农民合作社相提并论的“新型生产经营主体”,而且明确提出要扶持家庭农场发展[1]。自此,家庭农场受到国内的众多关注。家庭农场是以农户家庭为生产单位,以家庭成员为主要劳动力,以农业经营收入为家庭主要收入来源,通过周边农户用各种方式流转的土地,进行规模化,集约化,商品化生产的新型经营主体。鞍山市一共有400家家庭农场,种植业家庭农场337家、畜牧业家庭农场13家、种养结合家庭农场34家、渔业家庭农场5家、其他类型家庭农场11家,经营土地6650hm2,年销售农产品总值7685万元。县以上示范家庭农场60家,纳入家庭农场名录管理系统的374家。目前,家庭农场还属于新兴事物,发展不够完善,需要明确家庭农场发展困境,实施确切解决方法,才能保证各类家庭农场提高生产效率,保障粮食安全[2]。


1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发展现状


1.1鞍山市家庭农场粮食生产情况


2020年鞍山市337家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粮油作物的总播种面积为229147.85hm2。2020年初,鞍山市高度重视粮油生产工作,全面落实粮食安全,与省长建立责任制度,以提高种植业结构调整水平,强化技术指导服务为重点,积极抢抓农时确保春播生产,全力稳定粮食总产量。去冬今春降水偏少,仅为常年1成左右,春播前期,部分地区干旱较重,影响春播进度,5月13日全市普降大雨以来,降水充足,气温适宜,光照充足,为粮食生长提供了有利的气候条件。从病虫害情况看,鞍山市今年玉米二代、三代粘虫、玉米螟和水稻二化螟、稻瘟病等病虫害中等偏轻发生,通过及时预警、科学防控,对粮食生产影响不大。从作物长势看,播种后各类作物苗期一类苗率均达到96%以上,作物秸秆无早衰,果实饱满,病虫害发生少,由于秋季9~10月份降水、气温条件接近于常年或略高,利于粮食作物籽粒形成。经实际测产,粮食总产量为140.1万t,比上年的132.6万t(农口数)增加7.5万t;油料作物花生总产量3.7万t。比上年3.6万t增加0.1万t。1.1.1玉米生产情况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2020年玉米种植面积172086hm2,通过种植结构调整,比上年减少2001hm2,受春旱影响,部分地区至5月底6月初播种结束,较常年晚播种20d。据实际测产,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玉米株数平均为48000株/hm2,穗数为45750穗/hm2,穗粒数为5730粒/hm2,百粒重为34g,平均产量为5940kg/hm2,玉米总产量为103.3万t,比上年的101.2万t(农口数)增加2.1万t。1.1.2水稻生产情况2020年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水稻种植面积37151.9hm2与上年持平。水稻育秧于4月上旬结束,其中标准大棚育秧占总育秧面积的91%。水稻插秧于5月10日开始,5月30日前全部结束。据理论测产,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水稻平均穗数约为390万穗/hm2,穗粒数为1650粒/hm2,结实率为98%,千粒重为21g,产量为8655kg/hm2,预计水稻总产量为32.1万t,比上年的29.4万t(农口数)增加2.7万t。1.1.3大豆生产情况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大豆播种面积5669.5hm2,比上年增加867.1hm2,自5月5日起至5月10日播种结束。据理论推测,预计产量3000kg/hm2左右,大豆总产量为1.7万t,与上年增加1万t。1.1.4花生生产情况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2020年花生的种植面积为6670hm2,比2018年增加了200.1hm2,主要集中在岫岩东南部和台安西北部11个乡镇。据实际测算,预计产量为370kg/hm2,花生总产量3.7万t,比去年增加0.1万t。根据国家制定的惠农政策,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提高了粮食产量,增强了农户生产积极性。比如对玉米,大豆,水稻等家庭农场生产者提供优惠补贴,鼓励他们大力生产,同时,政府还制定了农业保险相关政策,为农场主粮食生产提供保障。家庭农场的发展,同时带动了周边小农户的生产,提高了同村的种粮生产积极性,同年鞍山市推广了粮食新产品的栽培技术,提高了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的生产能力。2020年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引进推广示范玉米和水稻新品种15项,主要农作物良种覆盖率达到98%,推广应用新技术10项,促进了粮食生产节本增效。三是推进统防统治与绿色防控,提高病虫害防控能力。实施重大农作物病虫害综合防治,全市飞机防控玉米螟面积7337hm2,赤眼蜂防治玉米螟的玉米地面积61697.5hm2,无人机施放赤眼蜂防治水稻二化螟的水稻面积333.5hm2。四是加强农机保障力度,提高农业生产力。春播期间,全市农机部门加强农机调度,投入农机设备3.671万台套,助力春播生产。鞍山市政府出台的惠农政策,保障了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在春播展开时间较晚的情况下,尽快完成粮食作物种植,减弱由于奇气候因素导致对粮食播种的影响,有关部门采取科技下乡方式,为农户助力春播,将工作重点放在重要粮食生产上,并提出技术指导意见,并提出抗击风险的相关办法,对农户抗灾进行有力指导。


1.2种粮效益


2020年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农业投入品成本与上年相比基本持平。目前,粮食市场价格与去年相比变化不大,但由于粮食单产普遍增加,预计农民种粮效益比去年有所提高。玉米成本为5775元/hm2,平均产量8655kg/hm2,价格3元/kg,平均效益为14190元/hm2。水稻成本为11775元/hm2,平均产量为5940kg/hm2,价格为3元/kg,平均效益为14190元/hm2。大豆成本为3675元/hm2,平均产量3000kg/hm2,价格4.8元/kg,平均效益为10725元/hm2。花生成本为9150元/hm2,价格4元/kg,效益为13050元/hm2。2020年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农作物播种面积为261730.8hm2。粮食作物面积为221243.9hm2,其中,玉米172086hm2,比上年减少2001hm2;水稻37151.9hm2,与上年持平;大豆7003.5hm2,跟上一年比增加1344hm2。油料花生6670hm2,与上年持平。蔬菜27013.5hm2,比上年增加600.3hm2。


1.3社会效益


近年来,国家对三农问题尤为重视,制定了许多惠农政策,加大农业方面各方面投入,鞍山市政府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积极培育家庭农场发展。随着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效益的不断提高,带动周边农户农产品效益不断提升,增加农民收入,保障粮食供给,保持农村社会稳定等。增加了农民收入。壮大家庭农场的经济实力,开展基础设施、生产设施建设,支持扩大农产品精深加工能力,延伸产业链条,进一步提高产品附加值,产品销售上实现网络化,使农产品产出好,售得好,促进农民增收。同时,积极促进农业各主体间利益联结,发展粮食生产类家庭农场的农产品加工服务,改善传统的经营模式,与周边小农户,构建利益联结关系,促进了双方合作共赢,让更多的农户享受增值效益[3]。


1.4生态管理


为促进当地农业产业发展,根据鞍山市现代农业发展规划,立足于本村资源禀赋,打造出具有带动引领效应的设施农业园区,家庭农场在高坨镇三道村建设高标准温室果蔬种植基地。项目总占地13.34hm2,严格按绿色食品要求生产,统一种植,统一管理,统一供药、化肥,实施土壤测土施肥技术、节水滴灌技术、土壤深松技术、有机肥技术,生产出绿色农产品并具有地理标志,实现现摘现装箱,运用物联网技术,实现远程追溯和产品可视直销,快递投送,打造优质农产品,快速送到消费者口中。


1.5调减玉米种植面积完成情况


2020年,省厅下达鞍山市调减玉米种植面积任务指标3001.5hm2。鞍山市将任务指标分解到各县(市)区,层层狠抓落实。截止目前,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完成调减玉米面积3141.57hm2,完成省下达指标104.7%。其中海城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完成1067.2hm2、台安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完成1080.54hm2、岫岩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完成920.46hm2、千山区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完成73.37hm2。


2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发展问题


2.1基础设施陈旧


2020年鞍山市春旱较重,影响部分地区开播。受9号、10号台风影响,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受灾总面积16068.03hm2,其中绝收面积7877.27hm2,初步估算预计因风灾粮食减产约7万t。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农业基础设施不够完善。现有农业水利基础设施大多陈旧老化,年久失修,缺乏有效的维护和管理,使用效率低下,防灾抗灾能力差,造成粮食生产仍没有改变靠天吃饭的局面。受长期以来的经济发展水平影响,农村没有引入太多的高新技术,对新事物的认识缺乏,思想观念老化,难以适应现代化的发展需求。


2.2家庭农场主经营素质低


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主经营素质还需进一步提高。家庭农场主多为高龄人群,尽管多年从事农业生产,实践经验丰富,但年龄偏大,受教育程度较低,学历普遍不高,难以有效承担现代农业发展重任。许多高校毕业生,受传统思想的影响对农业的认同度不高,毕业后不愿意回到农村去从事农业生产,所以选择留在城市里发展,这样就造成农场人才缺失,专业性和管理型型人才严重不足。因为城镇化速度加快,农青壮年劳动力要进城务工,农村有效劳动力缺失。


2.3资金短缺


目前,市政府确实给家庭农场提供一些农业优惠政策和商业保险,但由于家庭农场属于新鲜事物,所耗费资金较大,导致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规模扩大受到阻碍,对基础设施和生产资料长期性投入能力不足,没有能力购置农机具。种植作物不能集中连片生产,无法实现全程机械化作业。金融机构不愿贷款给家庭农场主,缺乏优惠政策,政府扶持力度不足,缺乏突出家庭农场的带动与扶持,资金不够流通。


2.4抗风险能力较弱


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在很大程度上还是“靠天吃饭”,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较弱。加之农产品的市场价格不稳定,浮动较大,比如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农产品价格大幅上涨,由于交通不便,基础设施较差,导致农业生产的成本却居高不下,由其土地成本,近几年来持续走高,使得家庭农场规模经营的所获得的利益不断被压缩,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家庭农场的进一步发展,甚至有的家庭农场主在考虑减少自己所承包的土地,以降低风险。


3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发展对策


3.1拓宽资金筹集渠道


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可以与国内外企业联合,进行招商引资,采取租赁,承包等方式开发特色旅游资源[4]。改善投资环境,吸收各方面资金大力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同时,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应该实施相关优惠政策,灵活贷款,家庭农场间也可以强强联合,互相合作,互相带动。加快建立家庭农场的集资平台,建立规范的管理制度,拓宽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主融资渠道将房地产,设施大棚,农业机械作为抵押,缓解农业生产风险带来的不便。同时家庭农场主应该学习互联网方面知识,充分利用网络信贷服务,为家庭农场经营提供资金服务。3.2引进高层次人才相关部门大力支持现代农场建设,制定相关政策,引进高层次人才,从根本的住房、工资等方面给予优待。还应加大宣传力度,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思想,农业是一个值得被尊重的行业,并且通过和高校合作,培养定向的高层次人才,只有员工的文化水平高,有较高的专业技能,唯有此家庭农场才能充分利用人力资源来提升劳动生产率建立完善的薪酬福利制度。薪酬福利是促进员工积极工作的重要工具,家庭农场不仅要按时发放工资与奖金外,还要有完善的薪酬福利制度,例如,满勤奖等等相应的薪酬福利。家庭农场还应该处理好公平问题,要给员工缴纳五险一金的社会保障。如果农场收益好,有一定的经济条件的情况下,可以考虑给员工缴纳六险一金,甚至六险二金。这样既能提高员工的满意度,还能在一定程度上留住员工,实现农场的长远发展[5]。家庭农场对增加农民收入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指导家庭农场又好又快地发展鼓励农技人员与粮食生产类家庭农场建立紧密联系,规范工作责任制,及时对家庭农场生产等方面把关,指导农场主合理销售。


3.3加强宣传培训


家庭农场要提高网络建设水平,在互联网背景下,创新农产品营销渠道,充分利用网络来进行线上销售,降低家庭农场的销售成本积极培育互联网背景下家庭农场的网络建设水平。加强农村电子商务平台普及,使家庭农场可以搜集到专业的,标准化的市场信息,家庭农场利用互联网学习现代农业科技知识和开展网上销售产品,提高生产经营水平[6]。创造良好地发展氛围。广泛利用广播、电视、报纸、网络、讲座及产业扶贫等多种形式,大力宣传法律、法规、政策及典型经验等。消除阻碍发展的错误认识,把家庭农场的发展作为发展现代农业的重要载体,作为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力量有计划、分层次、有针对性地对农经部门业务指导人员、乡村基层干部、家庭农场负责人财务人员开展培训,重点放在宣传家庭农场及土地流转相关扶持政策,讲解家庭农场经营收支记录方法和成本核算,使基层干部和农民群众真正对如何创办家庭农场有一定认知[7]。


3.4优化农业生产结构


农产品多样化生产可以降低家庭农场的经营风险。家庭农场要提高农产品生产的种类,优化农业生产结构,创新农业生产模式,利用现代化,健康的种植方法,生产出具有地区性特色的农产品。培育绿色农业,同时发展家庭农场休闲旅游产业,如建立果树采摘园,旅游观光等项目,让更多游客前来观赏,提高鞍山市粮食生产型家庭农场的知名度。在农产品加工方面,可以采取精加工,深加工等方式,并对外包装进行创新,提高农产品的附加值,使农民增收[8]。家庭农场要发展当地特色农产品,建立农产品品牌认证,积极培育绿色,有机农产品生产。


参考文献:


[1]胡俞越,曹立杰,徐振宇.论家庭农场的本质是家庭经营———基于国内外经验证据[J].商业经济研究,2016(12):166~168.


[2]张琛,黄博,孔祥智.家庭农场综合发展水平评价与分析———以全国种植类家庭农场为例[J].江淮论坛,2017(3):54~60.


[3]薛亮,杨永坤.家庭农场发展实践及其对策探讨[J].农业经济问题,2015,36(2):4~8,110.


[4]曹立杰,徐振宇,胡俞越.家庭农场发展的国际经验及对我国的启示[J].商业经济研究,2016(16):186~187.


[5]丁建军,吴学兵.家庭农场经营规模及其效益的影响因素分析———基于湖北省荆门市66家种植类示范家庭农场的调查[J].农业经济,2016(10):9~11.


[6]曾平生.我国家庭农场发展现状及其对策研究[J].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16,37(4):56~61.


[7]赵伟峰,王海涛,刘菊.我国家庭农场发展的困境及解决对策[J].经济纵横,2015(4):37~41.


[8]施国庆,伊庆山.现代家庭农场的准确认识、实施困境及对策[J].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15(2):135~139.


作者:王润荻 翟绪军 单位: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


本文章来源于知网、维普、万方、龙源、中国期刊网等检索数据库。本文献已经发表见刊,版权属于原作者和检索平台,如需删除请联系本站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