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杂志社官网-学术论文发表、职称论文发表投稿-学术派期刊网,咨询电话400-811-9516
位置:首页 >学术论文>核心论文

国际法在国内的适用方式

发布时间:2021-01-21 10:25 所属分类:核心论文 浏览次数:1256次 加入收藏
TAG标签:

关键词:论文发表,期刊论文,职称论文,核心论文发表 


本站在期刊投稿行业10余年,200000稿件作者放心的选择,1000多家省级、国家级、核心杂志社长期合作。省级、国家级、核心杂志社长期合作。24小时服务电话:400-811-9516


国际社会随着时间日渐发展,各国间的联系日渐紧密以及各类矛盾冲突日渐升级,国际法今日的地位和适用频次也不言而喻。其中关于国际法的探究中最关切的问题就是国际法该怎么实施,才能对世界上的不同国家发生约束效力。国际法的主要调整对象是国家,而一个国家主权能够独立,更是意味着主权国家不会受到外来势力的干涉或统治。因此,若国际法体系随意在一个国家内部的国内法体系内适用,国际法与国内法间可能会出现较为严重的不相适用的状况。本文通过对国际条约及国际惯例的研究,探讨国际法在中国内部的一系列适用情况及改进措施。


关键词:国际条约;国际惯例;国内适用


  国际法是指世界上各个主权国家之间,在国际社会中的各种往来时逐渐形成的、具备法律意义上的约束力的制度、原则和规则。其作用是来调整各个主权国家即国家法主体间关系。国际法在国际上的普遍适用形式上基本有两种,分别是转化以及并入。转化,是指通过一国国内的立法程序,从而将国际条约的部分或全部内容转为该国国内的法律法规方才适用。并入,就是不再经过其他程序而直接把国际条约的全部或部分内容作为一国国内法律法规来适用[1]。国际法在我国的适用成效如何关系到我国如何更好地参与国际事务以及在国际社会上的地位及发展前景。因此,很有必要去研究、剖析我国的立场以及国际法在国内具体的适用及实施情况。


  一、国际条约在国内的适用


  (一)“国际条约”及在“国内适用”的涵义


  业界知名法学大家周鯁生将国际条约定义为,世界上不同国家主体间有关它们互相间的权利或义务关系的、以书面形式来订立的协议[2]。广义的上条约除了字面意思外,也涵盖一些其他的名称如公约、专约或者宪章、规约或是协定、联合声明、宣言等。条约的称谓虽有多种,但实际上具有条约性质的国际协议等,不管其是何称谓,其实际效力都是相同的。本处所探析的国际条约主要是指广义上的概念。因为那些非以条约来命名的所签署的书面协议尽管其缔结程序、名称等各不相同,但其内在、实质也表现了相互间权利与义务关系。关于条约在一国国内的适用问题,相关著作将此等概念表述为缔约国对条约的执行、实施,即相应的条款在其国内法律法规中得以履行。由此可见,该概念的主体为签署条约的当事方,目的是为使国际条约在其国内得以实施及执行。因此,国际条约在一国国内得以适用这一概念可以总结为,国际条约的缔约方为了使条约在其国内可以履行实施,而在其国内为此制订、实施的一系列条款及措施。


  (二)国际条约在国内适用的基本原则


  第一,条约必须遵守原则。在国际法上,该原则是自国际法鼻祖格老秀斯时代起,至今都得到世界上普遍承认的国际法基本原则之一。其涵义指,在国际条约缔结、签署生效后,签订条约的各当事方都应严格依照条约内的规定,依规行使合法权利并履行相应的义务。第二,国家主权原则。国家主权的涵义为一国家不受外来干预,能自主处理一切内部各类事务的权力。国家主权的存在是一个国家存在的根本属性,是一种最高权力,国家的存在与否依赖于国家主权,没有了国家,那国际社会难以形成。国家主权原则作为当代国际法体系中的重要概念与重要基础,已是国际上通用的所普遍接受并遵循的原则。


  (三)国际条约在国内的适用方式


  一般来说,国际条约在一国国内较为常见的适用方式分别为并入或转化。并入是指将国际条约的条文内容直接并入国内法体系,使其在国内生效并得以实施的方式。采用这种方式的国家,通常是已经将国际条约的内容并入了宪法或其他国内法中,因而就不再为其余各条约而专门制订另外的国内法了,如我国、荷兰等国。采用并入方式主要有如下几个优点:首先是可以节约国内的相关司法成本,避免重复立法;其次是并入式可以填补一些国家的滞后的立法空白;再次是一些领域中,可以以最高的效率以及最快的速度来解决多个国家可能共同面对的难题。在我国,缔结或者参与的条约除了知识产权相关条约外,都可以直接适用且优先适用国际条约。现存尚未失效的《民法通则》在第142条里就明确了在我国缔结或参与的与我国现行其他民事法存在不同的情况下,除了那些保留不适用的条款外,国际条约将优先适用。同时在民诉法以及票据法、民用航空法和海商法中也对此有相似的条文。转化,是指将国际条约通过一定的形式或程序使其成为国内法律的部分。采用此方式的典型国家是英国,受到其影响,英联邦的国家大多都采用此方式。此方式的优势也不少,它可以较好地起到过渡的作用,以立法实践的模式,间接地接受国际先进法律,以应对个别条约中妥协性条款难以实施、个别条约中部分条款适用存在模糊性、以及采纳先进法律条文后其他司法措施难以配套的问题。我国目前已经专门制定了一些法律法规通过转化的方式来对国际条约进行适用。如外交特权、领事特权与豁免条例的规定等。另外,我国关于反倾销、反补贴的两个最高院司法解释也表明WTO协议是经转化后才在我国国内适用的。


  二、国际惯例在国内的适用


  (一)国际惯例的涵义


  关于国际惯例的具体涵义,业界普遍的理解是世界上各国家主体或组织在国际交往或商业贸易中,慢慢逐渐形成的一种不成文的、且仅在经过相应的当事方的认同后,才对其具备法律拘束力的规则或规范。国际惯例一般包含强制性惯例与任意性惯例两种概念。其中,仅当事各方都选择适用的情况下才对其产生法律拘束力被称为任意性惯例。其实,国际惯例是在国际间的商务往来中,为了促进各方的贸易,一些国际组织、地区、行业、或商业团体便总结了在长久以来,实践中大家所逐渐形成的习惯做法。在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解释后就演变成相应的成文的国际商事惯例。通常来讲,成文国际商事惯例所遵循的是意思自治原则。而在实践中,此类惯例是需经当事方或其国内法认可时,才对其具有法律约束力[3]。


  (二)国际惯例在国内的适用方式


  从世界上对于国际惯例各自国内适用形式上看,基本上有两种形式,当事人选择适用或法定直接适用。当事人选择适用。这是实际中常见的、通用的主要方式,因为国际惯例实质上是任意性规则,是不具备法律拘束力的。根据上世纪的《华沙—牛津规则》中的规定,因当事各方的选择的情况下而使国际惯例是具有法律拘束力的。这也是一些国际条约认可的做法。法定直接适用。只有少数国家会适用这种方式,即不以当事各方的选择而是直接以国内立法的形式来使该国际惯例具备相应的法律约束力。一般包括两种情形。第一种就是在立法中明确涉及国际惯例的规定,比如我国的《海商法》在第268条规定了何时可适用国际惯例,即只要我国法律无相关规定或者我国缔约、参与的国际条约无相关规定的情况下。另一种就是把国际惯例直接作为其国内法律,比如西班牙,就直接将《国际贸易术语解释通则》并入其国内法体系中了。根据上述规定,不难看出可适用国际惯例的情况通常一般只有在本国法律无相关规定或未缔约相关国际条约时。


  (三)国际惯例在国内适用的条件及限制


  首先,当事人间就相关的某种、某些国际惯例适用与否已经达成了一致是国际惯例得以适用的前提。但是,例如因被对方或第三方欺诈、胁迫时或发生错误认识、重大误解等情况下而同意适用某种、某些国际惯例时,导致各方达成的一致存在瑕疵时,那么就不属于达成了一致,因而就不能适用所选择的国际惯例。为此至于否需要以书面协议等明示的形式来确认双方达成的一致内容,这在理论上和实践中尚未形成一致做法。实践中一般为了来保证国际惯例对各方的约束力以及便于事后救济,通常都会要求当事人在协议中明确约定国际惯例的适用情形。不过,实践中也存在一些例外情况也可以适用国际惯例,即未经各方当事人以书面等形式来明确所达成的有关国际商事惯例适用的一致,该惯例也可能被适用。因此选择适用国际惯例的方式比较多样、灵活,通常来讲应当明示相关选择,以书面形式明确对相关国际惯例的适用,少数情况下当然也可以各方默示推定对其适用。其次,存在直接强制适用国际惯例的情形。例如一些国家把某些国际惯例转化、并入到其国内法中,此时已经转化并入国内法的国际惯例在该国就具备了了法律层面上的拘束力。此时,无论当事人是否协议选择该国际惯例,这些国际贸易、交往规则都会被强制性适用。因为国际惯例基本上都以遵循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为基础,这就导致其存在着诸多适用上的限制情形。首先是适用范围上存在限制。实践中,意思自治原则的适用情形本身就存在诸多限制[4]。一般只能适用一些特定情形,即与国际货物贸易相关的情形如国际货物的买卖、运输与国际货物保险或支付等情形下。国际惯例只有在特定的范围内才存在效力。其次是不能与国内强行法或公共秩序存在冲突的限制。当事各方只能在特定的相关法律内对国际惯例适用情况来选择,而不可以与有关国家的公共秩序或者强行法相冲突。虽然在实践中,国际商事交易的各方主体会尽可能的在合同或协议中明确相关内容使其以国际商事惯例为准,但并不能完全避免国内强行法或有关公共秩序的规定对其合同关系、内容的限制。


  三、关于更好地适用的建议


  可以考虑修改宪法,直接在我国的根本大法中明确一些国际法适用与否的情形。现阶段,除了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以外,其他有关国际法如何适用的具体的条款都是分散存在于各个法律如海商法、票据法或民用航空法以及将于明年生效的民法典中等。可以对此进行整合,直接明确当国际法中一些条款与国内法二者发生抵触时,国际条约或国际惯例将得以优先适用等[5]。从合理性角度看,这不仅符合现代化法治道路,也是最根本最有利于解决冲突的做法。可以减少因其他法律中对于涉外国际条约、国际惯例未作规定而引起的一些实践中无法可依的混乱情形等的发生。


  四、结语


  在当今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趋势下,“一带一路”的发展也如火如荼,国际间的合作与纠纷也会日益增多。解决好国际法在国内适用问题,不仅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利于国际间的合作、贸易,也有利于解决国际主体在交往、交易中的冲突。遵循实事求是,结合国情、适应本土化的原则来解决关于国际法如在我国国内适用的问题。吸收、借鉴世界上的先进经验,业界学者进一步研究以及我们要在立法、司法、行政机关实践进行总结,通过这样的途径,处理好国际法中国际条约、国际惯例在我国国内适用的问题。通过研究探析国际法在我国国内如何更好的适用,不仅可以更好地与世界接轨,也可以帮助我国能更好地参与国际事务以及在国际事务中赢得更多的话语权。


  参考文献:


  [1]白露.国际法在我国的适用问题[J].法制与社会,2008(28):357.


  [2]周鲠生.国际法[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6.


  [3]汪金兰.论国际私法上的国际惯例及其在国内的适用——兼评民法典草案第九编第3条第2款及第4条的规定[J].安徽大学学报,2007(09):72-77.


  [4]陈妙英.国际惯例的若干问题研究——兼议国际惯例在我国民法典中的立法问题[J].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8(05):99-102.


  [5]许军珂.从国际私法的角度谈WTO协议在我国的实施[J].外交学院学报,2002(02):96.


  作者:赵玮玮


本文章来源于知网、维普、万方、龙源、中国期刊网等检索数据库。本文献已经发表见刊,版权属于原作者和检索平台,如需删除请联系本站站长。